寻亲记(四至六)

笔名爱情散文2022-03-30 22:37:222

当俺再次醒来的时候,俺是躺在别人的热炕上——一位善良的大嫂用一碗热姜汤和一碗热面汤救活了俺。

原来是,大嫂的丈夫昨晚除夕夜去朋友家喝酒一夜未归,一大早天刚蒙蒙亮,大嫂就窝一肚子火,气呼呼的踏雪去寻找丈夫了。走到树窝边有点儿内急,想蹲树坑里解一下手,结果遇到了冻昏死在树坑里的俺。。。俺想,俺当时确实是吓着大嫂了!

大约快中午那个样子的时候,大嫂的丈夫回来了。醉醺醺的,浑身雪和泥,手背和脸上好像还血迹斑斑的。。。看见俺,先是破口大骂后是吓唬,接下来是狂笑,就这样笑着笑着就一头歪倒在正堂屋的地上睡着了。。。

大嫂把俺搂在怀里,使劲安慰俺,叫俺不要怕他个死鬼。俺先是被吓得大哭,接下来又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儿。。。

大嫂的丈夫外号叫“酒鬼”。中午不肯起来吃饭,也不肯起来睡床上,隔着厚厚的棉裤在堂屋尿了一地,骚烘烘的。。。大嫂抱着孩子骂了一整天,似乎还不够解气。。。

还好,第二天醒酒后的大哥还算好。像换了一个人儿似的,对俺嘘寒问暖。问俺家住哪里姓甚名谁今年几岁,爹姓啥妈姓啥,爹妈名字叫啥子,家中还有哪些人,哥哥妹妹各几岁。。。俺怯生生的一一作答。这娃儿看起来挺乖巧懂事儿!好吧。俺明天送你回去,但是你一定要乖乖的听话,晓得不?嗯,俺晓得!

俺心中那个千恩万谢呀!!!哈哈,净等着明天回家喽!回家见爹妈喽!

图片 图片

(四)大哥你把俺卖了俺还得帮你数钱。

大年初三的早上,风停雪驻了。俺跟在“酒鬼”大哥的后面,一路小跑。薄冰的路面,又光又滑,好几个趔趄,俺都是跌到了赶紧挣扎着再爬起来,忍着剧痛紧紧跟着大哥,生怕跑丢了或是大哥突然变卦停下来不肯送俺。。。

长话短说。大哥把俺带进了县城。第一次进县城,一切都是那么新鲜。这里没有我们乡下人住的茅草房。有的是宽阔的大马路,瓦房、平房和楼房,有副食店、饭店,甚至还有汽车和火车。。。

走在一间副食品店前,大哥让俺站在一边别动,他自己去顾客后面排队,慢慢的慢慢的一步步随顾客们移动到了柜台边,大哥掏出5毛钱要营业员给他打酒喝,“不行,白酒一直是限量供应的,每人每次只能打两毛钱的,谁也不能多打。如果觉得不够,喝完赶紧后面排队去。”营业员呆着脸子训斥大哥。大哥又自觉的排了一次队,喝完第二次的两毛钱的酒,这才用手擦擦嘴,心满意足的带着俺向火车站走去。

火车像一条长龙,但是缓慢臃肿。大站小站走走停停,慢得像蜗牛一样。。。

几天后终于下了火车。原来大哥不是把俺送回家,而是把俺带到了陕西一个叫咸阳的农村地方。此时此刻,俺就像那砧板上的鱼,除了哭丝毫没有别的任何办法。。。

收养俺的人家是大哥的远房表姑和表姑父,两位老人成家数载未曾生育。俺的到来,使得两位老人喜笑颜开。待大哥十分热情!

大哥在那儿住了两天就要返程,两位老人死活留他不住。 临行,鸡鸭鱼肉、腊肉粉条和白面馒头把大哥的褡裢塞得鼓鼓的,两位老人还觉得过意不去,听说又送了10斤粮票5丈布票和20块钱。。。最终,大哥还是与我们依依不舍挥泪别行。。。

(五)养父养母待俺恩重如山!!!

养父养母对俺喜欢得不得了!使劲的宠俺哄俺。 对俺真心实意视如己出。

新衣服新鞋子俺穿上了。并且还带俺去县城里理了发照了相。 一来回换替着背俺抱俺,舍不得俺走一步路,不让俺双脚沾地儿。。。

养母给俺一个人饱了饺子,炖了肉汤,煮了鸡蛋。。。养父每天早上都会给俺烤上一个 热乎乎香喷喷的烤红薯。

一月不出,俺的脸蛋儿立刻有了血色红润了起来。俺也有点儿乐不思蜀 ,渐渐地依恋起养父养母起来。。。养父养母因此开心喜欢得不得了!老两口一天到晚高兴得合不拢嘴。。。

图片

养父养母家住红卫公社红星大队胜利连队幸福三队。大队里大部分人都姓韩,韩信的韩。只有养父和养父的二叔两家姓刘,属于外来户,很是受人欺负。养父把俺取个新名字叫刘飞,由于咱没有户口,村人们都不叫俺正式名字,而叫俺黑娃。黑娃就黑娃吧!你就算是哭,他们也还是这样叫,没办法。

关键是,咱没有户口不能入学。为此,养父养母半夜里悄悄送给大队支书、大队长和小学校长每人各一篮子炸馍和一篮子鸡蛋。养父养母这次为俺是舍上血本了,但是问题依然是得不到解决。急得气得养母在家里不住的掉眼泪,养父在家里咬牙切齿的悄悄的骂他们娘。。。

花开花落冬去春来,就这样,俺在养父养母身边虚度了两年。那一年,哥虚岁差不多10岁。

养母经常叹气说,俺这么聪明的娃,没有书念,长大做个睁眼瞎,太可惜了,这样始终不是个办法,哎。。。娃啊,都是爹娘不好,害苦了你呀!

说得次数多了,养父把心一横,走,世界这么大,活人还真的能叫尿憋死不成?他娘,走,咱带娃闯世界去,我就不相信咱找不到一个能让娃读书的地方!

(六)俺随爹娘去流浪。。。

说走就走。记得那是一个夏天。俺随养父养母一起,收拾了家中细软,先是流浪到了湖北一个叫十堰的地方。那时候国人还没有实行身份证,到哪里都要靠老家大队委员会开的证明方才管用。由于临走的时候,养父没有去大队部开证明,那里的人们警惕性很高不肯收留我们。

接下来,我们又流浪到了湖南一个叫永州的地方。永州到处都是崇山峻岭。刚到永州,俺们一家人还没有安顿下来,一条毒蛇就在俺的腿上狠狠咬了一口。。。顷刻间,俺的小腿乌紫红肿。。。急红了眼睛的养母,立刻在俺伤口上大口大口吸起毒来。一些当地人拼命的阻拦于她,不要这样,这样危险!可是,养母就是不听。

俺的小命是保住了,养母却中蛇毒撇下我们而去了。。。

我哭,我哭,我拼命的哭。。。养母啊,俺是真的舍不得你呀!比亲生母亲还亲的亲人!!!

养父自此颓废消沉,一蹶不起。。。经常拉着俺的手流眼泪,加上身染疟疾,冬天没到,就撇下俺,养父也去世了。。。

俺又一次孤苦伶仃,一个人流浪漂泊起来。。。

(未完待续)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
中医治疗癫痫病的方法是哪些
云南省癫痫病治疗医院哪家好